刘叶琳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刘叶琳女孩子嘛,就是要开得了吉普,逛得了家居-53赫兹的鲸

刘叶琳女孩子嘛,就是要开得了吉普,逛得了家居-53赫兹的鲸

刘叶琳
点击上面↑↑↑蓝色字关注我,就分你小鱼干~~

鲸鱼被听到的第四声 4.
她款款而来的时候
很酷
有机会我想这样告诉她

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她叫款款。
不知道她有没有大笔存款,但我知道她很酷,像她的名字一样酷。


款款比我大四岁,但是没人觉得她有25岁的女孩子看起来的样子,倒更像一个学生,一直到公司培训之前我都以为她肯定跟我一样,也还没大学毕业。
后来我们被分到同一个组进行业务学习,那时候才知道原来她已经有过很多工作经验了。
印象中第一次见款款,她穿着黑色的上衣,简单牛仔裤,一双大红色的单鞋,一头发梢微卷的齐肩发,可能我记得最深的,还有她脖子上的一条金链子。
可能因为在一个组学习,也因为我们是老乡的缘故,让我们很快熟络了起来。
于是后来我们每天下班一起吃饭,一起在某宝买衣服,她热爱摄影,就给我拍了一些我很喜欢的照片,我们也会在每个完成工作任务的无聊下午在微信上聊生活聊人生聊八卦,尽管我俩就坐在一排...
款款偶尔会笑得很开心,但是好像又没那么开心。
然后在某次一起打发无聊的下午的时候,我验证了我的感觉。


她曾度过一段几近抑郁的生活。
在这份工作之前的大半年时间里,款款大部分时候都是与封闭和黑暗为伍,自己没办法走出去,别人也没办法靠近。
“那段时间很容易哭,很容易发怒,总是为一点不如意的事而想到自杀,想要解脱...”这是她的自述,我没办法想象那种状态,但是那毕竟是一份不愉快的心路历程,我不能说太多。
后来,我们会一起感叹,活着,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生活,也同样不容易。不明白正值豆蔻的我们,为什么就没办法拥有那种情理之中的轻松。
可是慢慢一个月下来,我发现,不够轻松的,其实是我自己。


款款有一辆橘色的吉普车,我觉得像一块蛋糕一样好看,也像龙猫里那只会飞的橘猫一样酷。
那次和她一起散步,她跟我讲某次开车到楼下,有人看到了她,那人就悄悄对旁边的人讲:看,那边有个女的开吉普。
“女的开吉普咋啦,你说是不是?”款款略带嗔怪地问我,我连连点头,毕竟我也很向往能有一辆吉普,我觉得那样很酷。
款款开吉普带我出去的时候总喜欢在车里放摇滚,打开天窗,我们可能能飞起来...
最能拉近人和人的距离的事情,也许就是产生共鸣吧。
所以那时候,我越来越喜欢款款了。

悄悄扒了款姐的“自拍照”
(默念款姐不会打我)

女孩子在一起的活动不会少了逛街的,于是某次在商场里,我和款款,去...逛了...家居。
然后,款款欣喜地在粉色的储物盒里,放了牙膏,还有肥皂。
不得不说即使在女权解放的时代,女性对于回归于家庭的那份归属感,依旧有着强烈的渴求。
那时候我觉得,她倒更像一位贤妻良母。
可是,她也会很可爱。
因为就在前几天,她写了一篇名叫《精灵小甜饼》的童话,而我很荣幸地成了那个童话故事里的鸭子精。

(再次默念款姐不会打我)
但就是很酷

当某件事物被标签化,那它就再也没有值得欣赏的余地。
比如男人该干什么,女人该干什么,所有人都按部就班,时间久了,留给我们的感觉就只剩下乏味和厌倦。
有趣的人,从来不止一种模样。
就像色彩多了,才会斑斓。
不能让别人定义我们,因为我们想要成为什么样,是自己的事,流言蜚语,都是累赘。
相比之下,历经了那些蚀骨的黑暗和不安,初心却丝毫不会腐坏的灵魂,也才是真的具有香气。
那天的晚霞是橘红色的,和款款的吉普一样的颜色,而我也会永远记得,我们带着共同的希望,一起奋斗的日子。

给你小鱼干!